你现在的位置    首页 >> 宣传教育 >> 详细内容

越是和平年代,越要重视国防工程建设
[ 录入者:pxsrfb1  |  时间:2019年02月19日  |  文章来源: ]

——专访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钱七虎

信息化战争条件下,如何加强国防工程建设?在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中如何实现经济效益和国防效益的双赢?日前,记者采访了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、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钱七虎。

盾要随着矛的发展而发展,国防建设亦如此

记者:作为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奠基人,您如何理解国防工程?

钱七虎:在战争和战争准备中要学会保存自己、消灭敌人。作为国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,国防工程就是为了更好保存自己。有人认为现在是和平年代,国防工程建设可以缓一缓。在我看来,越是和平年代,越要重视我们的国防工程建设。与撒手锏武器装备一样,坚不可摧的国防工程也是重要的军事威慑力量,可以给潜在的敌人以警告:一旦发动侵略,必然会付出沉重代价。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,坚定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,不打第一枪,所以防护工程就更加重要。我们的国防工程,尤其是地下防护工程,是积极防御战略的重要基石,是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记者:信息化战争条件下,国防工程如何适应新的时代条件和战场环境?

钱七虎:整个人类战争史,从某种程度上说,就是一个攻者利其器、守者坚其盾的发展过程。每当战场上出现一种新的进攻武器削弱防护工程的作用时,防护工程也会得到新的发展。信息化战场上的卫星侦察监视技术发展、精确制导武器的应用、配备智能引信的钻地导弹使用提高了进攻武器命中率,增强了钻地能力和破坏力。这些都对防护工程的建设提出了更大挑战。

盾要随着矛的发展而发展。国防工程建设也要适应新的战场环境,不断进行升级和发展。《孙子兵法》讲“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”,信息化战争中,伪装和防护不是“无能为力”,而是要走综合防护、土木工程防护与信息化防护相结合的路子。在防护工程的设计上要有前瞻眼光,不仅要能防住当前的威胁,也能防未来可能的敌战略武器打击。

同时,对战略指挥工程、军政领导机关、交通通信枢纽等重要目标也要注重综合防护。近几场局部战争实践表明,围绕重要目标的攻防交锋直接影响战争进程和结局。可以说,重要目标是国家赢得战争的支撑和战时防护的重点,这些目标遭受敌精确打击的可能性大,且一旦被破坏,带来的后果非常严重。

21世纪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世纪

记者:作为中国地下空间规划建设专家,请您谈谈对当前我国地下空间开放利用的认识。

钱七虎: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大有可为。19世纪人类在地面上修了很多桥,20世纪修了很多高层建筑,21世纪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世纪。我国人口众多,土地资源相当紧缺,耕地红线面临被突破的风险,因此未来城市的发展一定要向地下要空间,给城市“减肥”,构建一个新型多元的城市空间。

我国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大国,但还不是强国。目前,大部分城市对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基本现状掌握不足,出现“马路拉链”“空中蜘蛛网”的现象。不少城市由于前期缺乏统一规划,导致各种地下空间各自为政,难以形成互联互通的统一格局。

城市地下空间资源是有限的宝贵资源,规划失误和反复折腾必然造成浪费。充分开发城市地下空间,需要科学系统地制定规划。具体来讲,涉及地下的各项规划要相互衔接、相互协调,尽量实现“多规合一”,近期建设与中远期发展应相互衔接,形成逐步推进格局。

记者:如何在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建设中兼顾国防需求?

钱七虎:在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与进行重要基础设施建设中兼顾人防要求,越来越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和国家发展的战略选择。人防工程建设周期长,靠临战突击来不及,必须结合城市空间开发利用,先期统一规划、同步建设,在设计之初就要考虑到平战结合、军民兼容。以我此前推动的“地铁兼顾人防要求”为例,如果在地铁建设伊始,就考虑到人防需求,只需增加工程造价的1%就能达到有效防护,既简便有效,又非常省钱。如果投资几十亿元的地铁因为没有防护设施而不能发挥战时抗毁、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作用,该是多么令人痛心!

在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建设中兼顾国防需求,是一项系统工程,涉及国土、市政、交通、人防等多个管理部门,这既需要建立相应的军民融合发展管理体制,更要健全相关法律法规,统筹制定完善国家标准、行业标准和军用标准。

搞科研也是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

记者:作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,请您谈谈从事国防工程研究的感受?

钱七虎:我从事国防工程研究几十年,平时要跟各种各样的岩石打交道。不同地方的岩石,名称可能一样,但构造不一定一样。所以进行国防工程研究和设计时一定要从源头上求真求实,岩土等试样一定要取自工程现场,不能想当然地把这个工程的试样用于另外一个工程。当前有些青年科技工作者存在浮躁情绪,应该值得注意。搞科研也是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最忌“急功近利”“短平快”,应该潜下心来,多下功夫研究和积累。

另外,我们从事军事科研既要着眼军队的需求和发展,也应该站在国家的全局进行前瞻思考,哪些事情对国家和人民有利,我们的兴趣和爱好就要向哪些事情聚焦。钱学森除了研究航天、火箭和导弹外,研究领域也很广泛,比如他曾经提出发展沙产业、建设山水城市等一系列超前理论。一个科学家就要有胸怀、有担当,国家的需要在哪里,科研工作者的关注点就要到哪里。

作为一名军队的科学工作者,科技强军、为国铸盾,是我的毕生追求,也是我的事业所在、幸福所在。今天是我正式退休第一天,在刚刚结束的退休谈话中,我说到,我思想不退休,工作不退休,今后继续力所能及发挥自己的力量,还要为国防事业作贡献。。

信保中心转自《中国国防报》)